原创在上海住别墅的年轻人

作者:新生发表于2020-06-10

当影视剧里的少年少女还在演绎如何奋力挤入摩登的现代都市生活,现实中已有一群年轻人决定搬离市中心。DECO今天造访4位年轻人的家,看看他们如何在开车1小时外的郊区,活出新生来?

Stefny

独立室内设计师

空间信息

位置:上海浦江镇(市区车程>40min)

房型:独栋带花园别墅,四室两厅,330m²

租金:6500/月

学习景观规划出身的Stefny一直向往日本电影《小森林》中自给自足的生活状态,梦想拥有一个带院子的小房子,希望将自己图纸上的设计实践于现实,虽然喜欢梧桐树下法式老宅的建筑,但受限于市区的高昂租金,于是便和拥有同样住房需求的料理师室友决定远离市区,找到了如今这个位于上海浦江镇的独栋别墅。

别墅本身属于法式风格,租来时仍是毛坯的状态,Stefny在对空间进行改造时也尽量配合原有的调性进行。为了控制预算,房屋的整体结构没有进行大的改动,一楼的空间围绕着壁炉展开,搭配中古扶手椅、中古黄铜吊灯、鎏金法式镜。

除了院子,这个房子也实现了Stefny料理师室友的另一个需求——拥有一个更为专业的厨房来研究她新的菜品。

位于一楼的卫生间

厨房空间从北面移到了外面,变成了开放式厨房。为了满足各自朋友偶尔来住的需求,三楼多隔出了一间房,变成了如今四室两厅的格局。硬装上没有做太大的改动,仅在地面铺上水泥自流平,墙面变成了Stefny的试色盘,四间卧室加上一间盥洗室五个房间便用了五种颜色进行区隔。

卧室1号&2号

Stefny也是中古家居用品的收藏爱好者,当时租下这里也是希望有足够的空间来放她从各地收回来的旧宝贝:捷克设计师Jindřich Halabala的单人沙发椅、J.T kalmar设计的奥地利外星人台灯、Cado的wall unit壁柜、花了和椅子同价位运费运回来的Thonet椅,也有柏林新锐生活方式品牌kimmik的动物系列抱枕和坐具……让家变成爱好的容器这句话也因为换了这间大房子而成为现实。

卧室3号

今年4月从原公司辞职后,Stefny开始了独立室内设计师的创业生涯,于是这里除了是她的家之外,也成了她日常的工作室。

卧室4号

除了房子本身,周边的环境也同样让Stefny着迷,“整个街道的尺度规划以及景观设计都很像斯德哥尔摩、温哥华这些城市,加上附近河道纵横,经常会有人在河面上划皮划艇、垂钓。春季小区附近的樱花大道又会让人恍惚间穿越到了东京。”

也许是受环境影响,Stefny如今也逐渐地活出了自己的节奏:每日被6点半的生物钟叫醒,最先习惯性地走进院子浇水除草、收菜,开放式厨房给了她更多自己做饭的动力,弹性的工作时间里穿插固定的阅读、画画、健身时间,偶尔叫朋友来家里聊天小聚……

郊区生活让Stefny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生活之上,学会了情绪管理,即便面对生活的一地鸡毛,也能换着角度去解读世间的不完美,同时也重新体会到邻里间的往来意趣,不再是闭门自赏。

“特别喜欢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大师海德格说过的一句话:诗人并非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代表。相反的,诗人把人们带入世界,使人们更属于这个地方,进而在此定居。生活上的诗意,也因而使人生具有意义。”

空间改造前后平面图

罗黛诗&谭志鹏

艺术家

空间信息

位置:上海奉贤海湾镇(市区车程>60min)

房型:独栋带花园别墅,300m²

租金:4000/月

1年前,仍在余杭的罗黛诗为了能够更纯粹地创作,便和先生谭志鹏一同搬来上海,成立了两人的工作室蛮蛮鸟。只不过,他们并没有选择人人向往的繁华都市,而是在50公里开外的奉贤海湾镇找了一处与自然共生的落脚点。

房子周边基本都是矮楼,同时覆盖着大片的绿植,多处开出的窗户将这些天然景致都引入到空间中去。

正处于创作高峰期的二人,对房子唯一的诉求就是“够大”。一楼空间基本成了二人的工作区,因为创作对象的体量往往较大,还时常需要通过制作样品来实现各自的想法,所以两人在改造空间时,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地面防尘涂料处理、自己焊接了置物架以及装了些软性隔断,为的就是可以更自在地进行创作。

他们很少购置家具,家里几乎所有的物件、装饰都是二人实验性或未公开上市的作品,包括谭志鹏的茶几、罗黛诗用自己研究铜色彩变化的材料板拼接而成的墙面“画”……这个家里充满了“蛮蛮鸟”的思考碎片,而它们便组成了这个家独有的语言。

“我们俩一直很享受与自然相处,喜欢各种动植物,对市区所提供的那些物质资源需求比较低,但同时又保持着对外界世界的好奇,当‘城里’有展览之类的活动时,就会驾车进城进行补给,所以现在的位置和环境对我们来说刚刚好。”

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创作,但他们也并没有荒废屋后的小院,搬进来时种植的番茄和辣椒都已是盘中的常客,而随手一丢的葵花籽如今也长得有模有样……

曾经常常熬夜伏案的二人,如今会固定在晚饭后去游泳,结束后会在家门口5分钟路程的海边散步放空,“为了可以有效地、持续性地输出,我们俩都在有意识地调整作息和生活节奏”

周圆

品牌主理人、设计师

空间信息

位置:上海浦东华侨城(离家车程>30min)

房型:独栋别墅,380m²

设计师周圆可能和前面三位不太一样,他依然住在市区,只是将自己的工作室租在了远离市区的浦东华侨城。

这套独栋别墅共四层楼,因为纯毛坯的属性,让他花费了将近5个月的时间进行装修,通过不同的地板设计和细节来创造展厅、办公室、休息室以及船坞等功能空间上的区分。

之所以选择这里,除了空间更大之外,交通反倒成了周圆口中最大的优点。“公司搬来浦东之后我的工作反倒变得高效了,每天上下班来回都与日常上班族完全逆行,一路畅通,可以好好享受开车的乐趣。”

清澈见底的河水中可以看到许多鱼,周围经常能见到许多喜鹊及候鸟。

工作室的选址也与周圆的爱好有关。平时除了喜欢跑步,他也是一名独木舟和皮划艇教练,工作室出门可及的河道让他可以在工作之余见缝插针地享受自己这项在城中很难实现的爱好。而清净、自然的生态环境对于他而言也提供了更多的延展性和设计空间。

“虽然仍然住在市区,但未来谁知道呢?我一直很喜欢户外,也许将来会买一棵树建造一个舒适便利的树屋吧。”

周圆刚搬到这里时给这套房子画的插画。

DECO:对于那些同样有“逃离城市”想法的人,你有哪些忠告或者建议?

Stefny:

1、需要做好利弊权衡,思考清楚是否可以平衡工作和生活之间的逆差。因为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如果每天还是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在往来城市的交通上可能会消磨掉最初的热情,搬离都市可能并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诚如能量守恒原则说的那样,有获得必将有所失去。

2、需要对自己有一个很明确的认知,审视自己当下的生活方式是否真的适合郊区,还是只是对当下困难产生的消极逃避心态。因为“逃离都市”后的生活也没有电影里看起来那样诗意盎然,也许依然曲折坎坷,只不过和之前面对的事情不同罢了。

周圆:适用于静得下心,并且爱折腾的人。接近400平方的装修与以往我们100平以内的装修完全是两个概念,如果没有那种执念,还是不要冒险。

罗黛诗:其实还是要考虑自己的工作方向是否与这样的环境相匹配,这并非适用于所有人,就像城市生活不利于我们的创作一样。

监制 | Sugar

新媒体编辑 | 孙佳慧

图片来源 | Stefny、Chairyuan、罗黛诗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告知转载事宜,侵权必究。

Stefny 罗黛诗 周圆 谭志鹏 空间